7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傀儡的自我养成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大皇子的关心
    面对迟莫来的训斥,张仪礼低垂着脑袋不敢回话。
    批评完张仪礼,迟莫来又转头对凌丹丁说,“你的弟子也管管好,特别是那个龙再非,向里向外都搞不清状况。”
    “是是是,老祖。非儿应该是太想赢了,所以才给了那什么向天行可趁之机。”凌丹丁放低姿态,但对于龙再非他是真心喜爱,所以他就算冒着顶撞迟莫来这大不讳,也要为弟子开脱几句。
    “我知道你这人就是爱护短。不过,昨晚的事情也不全在他。哎。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中间怎么会突然杀出个高人。这大概都是天命吧。要是老天爷还不想姓向的死,那谁也拿不了他的命。”
    随着迟莫来的一声叹息,客栈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默。许久之后,迟莫来终于再开口道,“好了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还是先回定北城从长计议吧。向天行的事情再想想其他办法。”
    “老祖。”张仪礼怯怯地叫了声。
    “什么事,只管说。”
    “或许我们可以从他身边的人入手?”
    “怎么入手?”
    “有个叫温之州的,以前是徐阶的刺杀团首领,后来被徐阶放弃之后就跟了向天行。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我们或许可以以利诱之。”
    “向天行是怎么收服他的?”
    “我猜想,向天行肯定是许了一番承诺与他。向天行能给的,我们肯定也能给,而且还能给得更多。”
    “他现在何处?”
    “现在应该是跟朝廷的财礼车队一起。”
    “先不说我们能否买通他。就算成了,他怎么去杀向天行呢?”
    “杀向天行的事情现在肯定不能急于一时了。现在向天行必然十分警惕。不管是我们还是其他人,都不会有太多机会。我们能做的就是让温之州潜伏在他身边,再慢慢寻找合适时机,来个一击必杀。”
    迟莫来听完之后沉默了一阵,而后点了点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你娘那边我到时跟她说。”
    “多谢老祖成全。”张仪礼忽得起身行了一个跪拜之礼。
    “那凌长老你就再留下来再帮帮他吧。”
    “是。老祖。”凌丹丁也起身领命。
    三人谈完事情后,凌丹丁和张仪礼就都离开了迟莫来的房间。两人同行了一小段路,都没有开口说话。凌丹丁对眼前这个大皇子赵天昭确实一点好感也没有。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的凌风阁是靠着迟家的暗中支持才能成为汀国的第一大门派,但这丝毫不妨碍他对于赵天昭的厌恶。至于为什么厌恶,他也说不清道不明。或许是人与人之间的磁场不合吧。
    末了,两人要分别的时候,赵天昭开口了,语气却并不那么友善。“凌长老。听闻龙再非是你最得意的一名弟子?”
    “是的。殿下。”
    “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
    “殿下为何会有如此一问?”
    “只是好奇罢了。”
    “回殿下。他是男的。”
    “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为什么成天打扮得不男不女的。”
    “穿衣打扮纯属个人喜好而已。”
    “是个人行为没错,但也不能太没有分寸了。要别人看了,还以为我们凌风阁阁风不正呢。”
    赵天昭这话让凌丹丁瞬间有种想发作的冲动,但他极力压制住了。很多时候,他不喜欢为凌风阁做事,原因正在于此。他不喜欢被人指来指去,更不习惯一个比他年轻不知多少岁的人,因为凭着身份的尊贵就敢对他进行一番说教。江湖的人情世故让他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悲。
    赵天昭显然没有注意到凌丹丁的难看脸色,而是接着问,“听说他也拿到了北水宗总院的弟子名额?”
    “侥幸侥幸。”
    “什么时候入院?”
    “不日便要启程。”
    “北水宗总院离这也挺远的,能早点就早点出发吧。万一路上遇到什么事,耽搁入院就不好了。”
    “是是是。多谢殿下提醒。”
    凌丹丁哪会听不出,这明显就是在赶人走,哪里是关心人啊。
    凌丹丁鼓着一肚子的怨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让他没想到的是,龙再非已经在里面等他了。龙再非见到凌丹丁回来,马上递上一杯茶,“师傅请喝茶。”
    凌丹丁横了一眼龙再非,没有马上接过,而是走到墙角边,找了个把椅子一屁股坐下。
    龙再非双手端茶,走到凌丹丁面前,再次恭敬的把茶送上凌丹丁跟前。“师傅请喝茶。”
    凌丹丁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哎,你啊你。”
    龙再非弯着身子,低头不语。
    “你说你为什么要帮那个人?你知不知道,要是老祖真怪罪起来的话,你会死的啊。”凌丹丁说着就把手里的茶重重地摔到了一边的桌子上。
    “徒儿知错了,请师父责罚。”龙再非连忙下跪。
    “这么说,你当时真有想帮那人逃脱之心?所以才会在和他对打的时候越飞越高?”
    “是。徒儿不敢欺瞒师父。”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是徒儿报答那人的救命之恩,二是徒儿,徒儿。”
    “说,这里就我们两人。”
    “二是徒儿看皇子不爽。”
    凌丹丁怔了一下,尔后又是重重的一叹,“哎。算了算了,起来吧。”
    龙再非抬头看向凌丹丁,“师傅原谅徒儿了?”
    “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的心思为师早就看出来了。”
    “师父知道了?”
    “你好歹也跟了我一段时间了,你是怎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嘛。你呀你,跟我太像了。这样可不太好啊。别跪着了,快起来吧。”
    “是。师父。”
    “那一晚在唐城外的混战,确实相当惊险。为师也看到了那人奋勇的挡在你面前,为你化解了黑衣人的一记大杀招。你这样做也算是知恩图报吧。”
    “徒儿多谢师父体谅。”
    “天星是个武者世界,有时候会比你们地球更加残酷。我们要想走得更远,有时候就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自己心性的事情。要不然被淘汰的就会是我们。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你都要做到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啊。只有活着,才会有无限可能。不要管别人怎么说,一定要时时刻刻强大自己。你跟着为师,很多事情别人看在为师的面子上都不会跟你计较,可一旦以后你自己一人前进的时候,你就需要有独断的勇气的和狠劲。这个世界,一定要去挣,甚至是抢,要不然你会连皮毛都得不到。”
    “徒儿谨记师父教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