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09:合成系男神 > 第八百五十六章:悟了!我悟了!
    第856章悟了!我悟了!
    “我悟啦!我终于悟啦!”
    胶东大学,某间老旧的实验室内,传来了癫狂、沙哑、兴奋的声音。
    “嘻嘻嘻嘿嘿嘿.”
    一个面容苍老,头顶稀疏,一身脏污的老教授,不断的手舞足蹈,身上黄斑遍布的白大褂不断抖动,仿佛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外面路过的人,无不浑身一激灵。
    “范教授这是咋了?”
    “哎十几年心血毁于一旦,估计是道心破了。”
    “这岂止是道心破了.这是疯了呀!他学生呢?赶紧送七医院啊!”
    “听说他们项目组的人大部分都跑了”
    多日苦熬加上心神激动,他现在距离脑血栓只有一泡尿的距离。
    并非这些数据就是答案,也并非它们组成了一条明确的逻辑链。
    晦涩、混乱、如浑身爬满了蚂蚁一样令人欲罢不能。
    “对的!这些数据!就是解决锂硫电池膨胀率的钥匙!”
    当然依旧是没有什么用,并且再度陷入了瓶颈。
    今日他终于参悟出了玄机!
    “成了!我成了!”
    范祖松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手上无数的稿纸。
    能想得办法他都想了,就差插个草标跪在校长门口了,但似乎一切都已经无力挽回。
    “嘻嘻嘻哈哈哈!大道理啊!大道理!”
    他起初看这些标注出来的数据,也是云里雾里,但细想又觉得似有关联,于是在实验室里整整耗了一个星期,终于参悟了一些东西。
    深耕十四年,将锂硫电池的膨胀率从79%,足足降低到了67%!
    就差那么亿点点啊!
    在校长那里猫了两天无过后,绝望之际,范祖松想起了沪上收到的那张纸条。
    可是将所有对应的数据,按照之前ppt的顺序标出来,试图寻找点聊天“借口”的时候,范祖松却突然有种灵机一动的感觉。
    要说没有可转化成果这件事情确实怨不得别人,但全球这么多企业、实验室、大学不也都一样么?
    自“锂硫电池”诱人的理论效率被验证后,无数科研人前仆后继,光见耕耘不见留种,不都一个熊样?
    他自己这个长跑项目还是有点优势的,那就是十几年来,积累的数据极其庞大,有谱的没谱的方法,常见的罕见的材料都试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一种距离成功越来越近的错觉。
    从沪上参加完学术会议之后,范祖松陷入了巨大的失落之中。
    ――――――――
    起初,他纯属想要随便看看这些数据,然后找由头联系一下那位女娃,问问看对方有没有投资的打算。
    这份ppt当时,讲得就是关于锂硫电池膨胀率的内容,也是他的项目组里,相对有些进展的部分。
    是的,他只能用“参悟”这两个字来描述。
    “周总,两个事情向您汇报”
    看到周瑞正在老板椅上打电话,甘媛下意识就准备先回去,不过周瑞招了招手,让她坐着等一下。
    甘媛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老板举着电话、骨节分明的手背,不由想到昨晚。
    素手不自觉握了握,仿佛温度和触感还在。
    周瑞的表情很轻松,似乎在联系什么老朋友:
    “你小看我了,这边什么设备都有,保证让你大开眼界,人来就行了。”
    “自然是多多益善,你现在手底下应该也有徒弟了,名单给我,我去沟通。”
    “行,我等你消息,你是了解我的,耽误不了你多久,很快就能搞完。”
    挂了电话,周瑞脸上的笑容还未隐去,手机上的联系人,则显示着“王德”。
    他转头对甘媛说道。
    “久等了,什么消息?”
    甘媛正襟危坐,从回忆里抽离思绪,说道:
    “您记得上次那个范教授么?他联系了我,说参透了您给他的数据我听不太懂,就让他整理好成文件发过来。”
    周瑞摊摊手:“其实也没必要.我对他的项目进度、实验过程并不清楚.算了,发了你就留个档,以后再说吧。”
    那些数据代表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
    前因后果都没有,也没工夫去了解,能不能有用,纯粹看范祖松的运气。
    “好的,不过这位范教授,电话里感觉有点疯疯癫癫的”
    “啊?为啥?”
    “电话里一直说我悟了,我悟了的如果您想要投资,建议您慎重一点。”
    周瑞摸了摸下巴,不明所以。
    “投资现在还早,他能撑下去再说吧对了,第二件要汇报的是什么事?”
    甘媛抽出几份海关的文件,递给了周瑞:
    “那件商皿方器身,已经办理好了所有手续,目前在沪上海关的特殊监管仓库里,需要您的后续指示。”
    那件哈立德送给周瑞的礼物,已经进入了中国境内,这种级别的瑰宝入镜,要么你偷偷摸摸,要么就一定会被问询。
    之前说过,作为中国近代史中比较著名的遗失文物之一,当周瑞选择不“走私”的时候,就注定会引起海关的注意,并且震动文物界、考古界。
    湘省博物馆很早就联络的周瑞,据说他们原本也想要在拍卖会上“买回”这件国宝,甚至从省zf、企业家、爱国华人那里筹措了一笔钱,结果拍卖会没开始,就被哈立德内购了,买家信息都查不到。
    他们一开始不知道买家是谁,捶胸顿足懊恼不已,这种至宝错过这一次,再露面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去了。
    然而没过几天,海关居然打电话给博物馆,说有人申报了一件文物入镜,上面堂而皇之的写着叫“商皿方器身”.
    总之,湘省那边和周瑞取得了短暂的联系,互通了一下情况,也希望周瑞能够考虑,将其捐献给博物馆。
    不要觉得这个提议无耻,自近代华夏屈辱,至新中国走入新时代,从来不缺少富商、名流,花重金购得遗失国宝,再无偿捐献给国家。
    许许多多国宝都是这么回来的。
    甭管初衷是什么,在这件事上论迹不论心。
    那句被很多人嘲笑的“上交给国家”,对于真正的大佬而言,并不是一句空泛的台词。
    对于周瑞而言,他本身对私人收藏“商皿方”,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况且这玩意放家里,湘省博物馆馆长怕是能直接搬个马札蹲守在他门口。
    偷偷摸摸藏起来更没必要。
    所以当他正常入镜报关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要效仿无数过往的大佬人杰,“上交给国家”了。
    甘媛:“湘省博物馆那边的意思,是举办一个活动,隆重的公开您的捐献行为”
    周瑞挑了挑眉:“有必要么?”
    这不得天天上新闻联播啊?昨天他和孙局长只是开玩笑来着
    甘媛:“那边的意思是,这种行为一定要大操大办,一来在名望上补偿捐献者,二来也可以鼓励更多的人效仿.那位馆长还举了个‘子贡赎人’的例子”
    “呃好像也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