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1984:从演贾宝玉开始 > 第42章 你妈人怎么样啊
    陈小旭被王利平说的脸上窘的红成了一片。路飞脸皮比较厚,顺其自然的跟王老师打招呼:“王老师,您老人家怎么有闲情逸致,跟小年轻学,也在林子里逛呢。”
    王利平哈哈笑了几声,“得亏我今天来这里逛了逛,不然听不到你那句话,我也不会茅塞顿开呀。”
    什么情况呀?路飞一脸疑惑的看着王利平。
    这时候王利平似乎也兴致颇高,竟然指了指林间的小路,对路飞说:“不介意我这个老头子煞煞风景也陪着你们一块走几步。”
    路飞和陈小旭自然是连忙答应,尤其是路飞,王老师音乐上的造诣多高啊,能够跟他聊聊,透出来一句两句都能学不少东西。
    “你们知道吗?我最近正在为《葬花吟》的配曲发愁呢。自从我开始准备写这首《葬花吟》,就一直有无从下手的感觉,整个曲子放在我桌子上好几个月了,却是一筹莫展,始终找不到灵感呀。”
    说着,他扭头看了看路飞,“刚才听你们聊到了《葬花吟》,我就留意听了一下,你说的那一句,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一下子让我找到灵感了呀,一句有力的叩问苍天,包含了黛玉多少的不甘不满与不忿呀。这是一种什么情感,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性格?我一下子知道葬花吟该怎么写啦。”
    王老师说的是眉飞色舞,神情兴奋。路飞跟着连连点头,陈小旭听的也是若有所思。
    其实,路飞刚才甚至忍不住想把《葬花吟》给王利平哼两句呢。
    王利平唠唠叨叨一大段充分显示了他兴奋不已的心情,最后他又对路飞说:“你不是会弹琵琶,会弹三弦吗?没事儿的时候去我那儿也经常坐坐,说不定有能用到你的地方呢。”
    路飞听出来了,这是王老师想让他去当工具人,他已经找了一个嗓音很符合他审美的女歌手,差不多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培养她学唱红楼梦所有的配曲。那个歌手可以说是他一個主要的工具人,现在又瞄上路飞了。
    能当王利平的工具人,也挺不错,就当业余活动了,于是路飞还是很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王老师陪着两人走了一小段,酒匆匆的离开了,估计是灵感要赶快抓住,不然稍纵即逝,损失就大了
    这时看着王老师匆匆而去的背影,陈小旭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咱们剧组里,做的事情最难的就是王老师了,而且他比谁都投入的更多。他写的那首《枉凝眉》我是真的很喜欢,现在真的好想赶快听到他写出来的《葬花吟》。”
    路飞笑笑说:“剧组里每一项工作都不简单,像王导演,还有剧组的道具服装,每一个都是了不得的事情,包括咱们能塑造好角色,我觉得也很了不得。”
    陈小旭白了他一眼:“就你知道自鸣得意。”
    路飞嘿嘿笑了两声,终于趁着机会,将胳膊揽在了陈小旭的肩头。这一次她并没有嫌热挣脱开去。
    路飞的戏,拍的速度越来越快,王导演由于他的外形变化深切感到了迫切感,因此调动一切力量,尽力将他所有的戏往前提。
    可是,虽然看到路飞天天累的跟死狗一样,反而让剧组里的人都很羡慕,
    他们还得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慢慢的熬,可是眼看着贾宝玉的镜头,全都集中在了一块,实在是让人心里羡慕不已啊。
    时间过得很快。夏去秋来,秋转冬至,路飞基本上所有的戏已经提前拍摄完毕。
    只有最后几场冬天的戏,可能要跟着剧组一块再去一下东北。不过那些镜头可能需要宝玉颇有一些沧桑之感,正好化妆可以掩盖很多东西,倒也不怕他形象上的一点改变。
    宿舍里,侯长荣对正在收拾东西的路飞说:“真是羡慕死人了,不行你得请顿好的,不然我就不让你走,给王导演说说,也让你留在剧组兼个场记,灯光什么的帮忙打打下手,这叫人尽其才嘛。”
    路飞笑着说:“我就是回家送个东西,过几天剧组就该去东北了,又离不开多长时间?”
    旁边的吴晓东说:“你就说请不请吧。我们也就是找个借口,杀富济贫一下,打打秋风,改善改善伙食。”
    路飞说:“伱们说吧,咱去哪儿?”
    侯长荣他们也想去弄个东来顺,可惜走不开呀。“唉,这个该死的地方,想吃顿好的都找不到地儿。”
    侯长荣想了一会儿,颓然叹了一口气。“算了,先记账上吧。打总进城了一块儿吃东来顺。到时候我可不会客气。”
    路飞跑到陈小旭的宿舍。姑娘心情不好,原因很多。主要的还是因为路飞这两天要先离开剧组两天,让她心里颇为不高兴。
    路飞进来的时候,陈小旭抬眼皮看了他一眼就没理他。而屋里的胡泽红还有张丽互相对视一眼站起来说道:“哎呀,突然想起来要去找邓姐她们,聊聊下一个镜头的事,我们该走了。”
    两个女孩尬聊着一块离开了宿舍。
    人家都把地儿给让出来了,路飞自然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陈小旭的床上,顺势就躺在了她的身边。
    “唉呀,你作死呀,快起来,这么窄的床挤死人了。”陈小旭眼看着那个人越来越过分,再也不能不吭气了。
    路飞涎着个脸,说道:“你瞅瞅我这马上要走了,得好多天见不着呢,不得好好亲近亲近。”
    两个人搂搂抱抱,亲亲热热也不是什么太稀罕的事,陈晓旭虽然心里还在生着他的气,但是一会也就软化在他的攻势里边。
    两个人胡闹了一会儿,陈小旭还是实在忍不住把路飞给一脚踹到了床底下。“你不能得寸进尺,要知道适可而止。”
    路飞又坐到床边,这回只是老老实实地搂着陈晓旭轻声的说话。陈晓旭不高兴,还是因为等路飞再回来,剧组就要去东北,可是在东北没有她的戏,自然也不会跟着剧组去,到时候两个人还是不能在一块了。
    所以她十分不愿意让路飞这段时间回家里呆着,更想让他没事也在剧组里晃悠着,陪着她。
    路飞回家也确实有事情,这段时间他跟路芳通的电话不少,在电话里听他妈说到很多事情都有了不小的进展。但是因为他剧组这边赶镜头赶得急,一直也没抽出来时间回家。
    陆芳也一直催着他,能够回家一趟,当面好好说说一些事情以后到底怎么办?
    所以路飞准备抽这几天的功夫,回家去看看实际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些原因,即使给陈小旭说了,也一时说不清,所以只能采取迂回策略,用男人最擅长的指天画地发誓来暂时解决问题。
    最后为了照顾陈小旭的情绪,路飞保证在家最多待个两三天,一定尽快的回剧组,绝不耽误拖延。才算是让姑娘稍微的缓和了一点情绪。
    这次回家,路飞还要带上了邓洁。他觉得老妈路芳那一摊事算是铺展开了,很多事情已经初步有了一定基础,真的可以带着邓洁去看一看,也让她跟老妈聊聊,看互相之间有没有兴趣和意愿。
    这一次,再回剧组,他和邓洁都要去东北,等从东北回来,《红楼梦》也差不多该散了。所以邓洁未来的事情怎么安排,也该让她去亲眼见见,当面聊聊了。
    刚开始,路飞给邓洁说出这个提议的时候,邓洁也只是略微的想了想就答应了。路飞这个安排,对她来说,总算是一个听起来还不错的机会,不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等剧组散了,她极大的可能还是要重新回四川。
    至于想在bj找到有单位能接收她,目前来看难度极大,几乎没有可能。现在留在bj还有两种路,一是能考上一个大学,二是只有做个体户当北漂了。
    考大学对于邓洁来说,几乎不用再想,而要在bj当个体户北漂,说实话又着实让她心酸了一些,这样一来她就要放弃原单位工作的铁饭碗,没有任何着落的就这样留在bj,无疑需要她有极大的勇气,所以她一直有些犹豫不决。
    所以路飞给的这个提议,无疑让她十分的心动,所以很快就欣然答应了。
    路飞还把用不着的东西都要带回家,所以随身还拉着个大皮箱。
    邓洁用围巾围着脸,两个人坐上公交车,在最后边的角落里坐下。
    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路飞就趁着机会把邓洁揽在了怀里。邓洁看看周围车厢里人不多,也没有在意。她有些担心的问路飞:“你妈人怎么样啊?好说话吗?”
    路飞笑着说:“反正我觉得跟我挺好说话的。”
    邓洁气的用头使劲的顶了他一下:“净说废话,你是她儿子,她当然好说话了,我是说她跟别人好说话吗?”
    路飞把嘴凑到她耳朵边小声说:“姐,我给你说啊,我最了解我妈了,只要谁对他儿子好,她肯定对谁就好说话。”
    说着,他趁机嘴唇蹭到邓洁脸上,偷亲了一下:“怎么样,还不快想想怎么才能对我好一点儿?”